小周x她 04


-接上次的高中生设定,年轻真好TvT
-给明天考试攒点儿人品

“哎呀,好久不见啊。”放学后她刚出教室就碰上黄少天,“今天不练球?”
黄少天最近忙着校篮球队的训练,有一阵子没跟她一起走了。他倒还是话匣子一开就收不住,从教室门口一直说到出校门的第二个红绿灯,这会儿突然停下来很八卦地瞅着她,“诶你知道吗你家小周也进校队了!还挺能打的嘛!”
“哎哎别瞎说什么我家……”她心里咯噔一下,却觉得并不怎么排斥这个字眼。纠结之下作势要给黄少天一掌, 少年夸张地往旁边一让,俩人一路嘻嘻哈哈走远了。
隔了一个红绿灯的十字路口,周泽楷看着那两人的背影,被一盏亮起的红灯阻断了脚步。

期末考试前的最后一节体育课是两个班的篮球...

   

全职x她 03

*同桌的小周

-高中生设定
-专注嫖周三十年

他们之前读的是同一所初中。关于周泽楷人见人爱的帅脸和聊天终结者的各种大小道消息,她差不多听了三年。不过她是爱说爱笑的类型,新学期第一天就被憋得跟发小黄少天吐了一路的槽。
她的朋友很多,下课总是叽叽喳喳围在她课桌旁笑闹,而周泽楷在座位上安静地看书。她知道这帮姑娘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也看得出周泽楷没那么容易搭话。
然而看起来不好搭话的周泽楷给她讲了一道复杂的数学题,在他们成为同桌的两周后。

他们已经坐了一个月同桌,她渐渐不再觉得跟他没话聊了。
被她默默发了好人卡的周泽楷虽然一如既往地话少,但她知道那寥寥数语中的大部分都是她在独享。
每次讲完复杂的题目被她惊...

   

「 王杰希和他的王不留行就这样不可阻挠地,扛着微草,向前飞去 」

这句话太喜欢了!随意整了个微草绿滤镜然而并不能画出扛的动作(划掉

   

全职x她 02


★小周陪你战姨妈(不对

-只是姨妈痛的产物
-我也想吃宵夜(´・ω・`)

战队的加训其实来得不算突然,孙翔的一叶之秋刚刚加入,很多团队战的细节都需要不断磨合。放下电话后周泽楷的眉毛拧了又拧,回头便能看见她可怜巴巴捂着个暖宝宝,小脸白得跟纸一样。
“小周要加训了?”
他点点头。
她哼哼了一下,然后貌似很大度地摆摆手:“快去吧,没事没事。”
“真的吗?”她看起来还是很虚的样子,周泽楷实在有点不忍心。
“假的啦……”她被暖宝宝焐得有些烫的手指抓住了他的衣袖,“但是战队的事情更重要嘛。蓝瘦,小周抱抱我就让你走。”
善良的周泽楷同学不光抱抱,还附赠个亲亲,她非常满足了:“回来捎个宵夜呗,我要焦糖...

   

全职x你 01



-也许应该叫全职x她?写不好第一人称orz
-托福虐我千百遍

*小周陪你学托福

她对着电脑发呆。单词左眼进右眼出,长难句阅读段子翻来覆去看的还是那一页,提不起劲。
……主要可能是旁边坐着联盟第一脸,太让人分心了。
周泽楷陪着她看,注意力比她集中多了。这人的阅读能力可以说是相当厉害了,跟她一起做了这么多题基本都不会错。
没天理啊没天理。
她脑子突然一转:“小周呀。”
“嗯?”
“你要是去考口语可咋办。”
“…………”
竟无言以对。

   

【甘黨】少年紀事 07

 天月看到伊東歌詞太郎沉默了一會,然後笑了起來。

  “天月君,一點都不會撒謊呀。”

  這讓天月嘴角原本的笑意變成了疑惑,而眼睛卻仍然亮得像星星。

  “我帶的可是全學年最酷的班,你們一個個這麼拉風,總有新點子,怎麼會煩呢。”他低著頭像是在思考,又像是在回憶,與上課時的健氣大嗓門不同,那聲音輕快得像陽光在躍動,因為笑著而帶上了愉悅的尾音。

  臉上的笑容也是,如同穿透雲層的陽光一樣不加掩飾,幾乎要讓看到他的人也不自覺地感染上那種笑容。

  ……他至少露了八顆牙,天月心想。而...

   

【甘黨】少年紀事 06

  雖然伊東歌詞太郎身高腿長跑得飛快,上課的鈴聲還是在他踏進教學樓之前響了起來。督學的年級主任準時出現在走廊上,居高臨下地看了他一眼,青年抓了抓頭髮比了個抱歉的手勢,來不及擦汗和解釋便抱著那一攞複習資料往班級的方向跑過去。

  年級主任叫住了他:“伊東老師。”

  “是!”

  “班級帶的還順利吧。”

  心裡急著想趕回班級給大家做復習,伊東歌詞太郎不太明白年級主任在這個時間問這種話的意圖,可還是老實答道:“很順利。那些孩子……其實沒有那麼差勁,也很聰明。”

  年...

   

【甘黨】少年紀事 05

 回家的路上,天月走得很慢。一方面他不怎麼擅長同時進行兩件事情——比如說思考和走路,另一方面,他凝視著自己腿上那個用繃帶打出的結,剛剛跑了幾步它有點要散了,他不想讓那個笨手笨腳的老師費了半天勁才打好的結就這麼毁掉。

  等等,這是哪門子的少女心泛濫啊,一個繃帶打的歪七扭八的蝴蝶結就讓自己這麼小心翼翼。

  天月嘆了口氣,只要誰稍微對自己好一點就會感動得要命,這一點还真永遠都改不了。當年suzumu在一個熱死無數知了的夏天裡用一罐冰涼的可樂跟他建立起了長達十年的革命友誼,現在輪到這位伊東老師用一坨繃帶結來收買他了嗎……...


   

【甘黨】少年紀事 04

  他並沒有安穩多久。皮肉受創帶來的疼痛讓天月很快就醒了,睜開眼睛看到的是年級主任那頭髮稀疏的胖腦袋。

  “醒啦?你這小子⋯⋯”

  天月試著扭動脖子,沒什麼痛感,頸部應該沒有受傷。周遭的環境他再熟悉不過了——這裡是他幾乎每週都會來拜訪的年級主任辦公室。

  不過今天卻沒有熟悉的厲聲訓斥,他一時不太習慣。

  “我說你啊,自己出去惹事打架也就算了。”年級主任掂量著措辭,話說給他聽,眼睛卻連看都沒看他,“牽扯到別的同學可不太像話。スズム君跟你又不一樣,萬一發生意外你擔當得起嗎?”...


   

【甘黨】少年紀事 03

  而此時他的學科代表似乎並不這麼想。
  把自己窩進沙發里的天月顯得格外心不在焉。臺球桌旁的好友們正玩得開心,平時吵著掌杆的他今天甚至沒有靠近球桌,而是一直陷在沙發裡,有一下沒一下地咬著指甲。
  燈光忽明忽暗,下午伊東老師說的話在他腦袋里緩慢地盤旋。
“...希望得到天月君的幫助。”
  為什麼要我幫忙而不是懲處。
“哈哈,很糟糕對吧...”
  為什麼不說糟糕的是我們。
“...不努力的話就沒法跟校長交代啦。”
  為什麼還不明白被安排到這裡的理由。
  天月努力地思...

上一页
©Brillare | Powered by LOFTER